7月25日晚,浙江省绿色传播促进计划公益项目第五期绿色传播沙龙在浙江工业大学顺利举行。



这次,来自昆山杜克大学环境研究中心主任张俊杰副教授为我们做了关于“环境邻避运动的破解之道”的主题报告。


张教授从环境邻避运动产生的背景、特征、成因、应对措施等四个方面进行阐述。


链接:

邻避效应

邻避效应(Not-In-My-Back-Yard,NIMBY,译为“邻避”,意为“不要建在我家后院”)当地或邻近居民反对一切影响房产价值或生活质量的设施。


影响居民的环境因素包括电厂、化工厂、垃圾焚烧厂、垃圾填埋场、污水处理厂、核废料处理设施、采石场、机场、公路、铁路、港口、摩天大楼等,其他因素包括手机信号塔、军事基地、酒吧、运动场馆、购物中心、医院、孤儿院、青年旅社、低收入住宅项目等。


张教授认为,邻避运动是居民的理性反应,因为保护领地是一种动物本能(注:这里所说的领地包括土地,以及与土地相关的周边公共资源以及舒适性资源)。邻避效应的形成也源于既得利益的空间再分配效应,比如,在污染总量控制政策下,新建项目主要会改变污染的空间分布。




在中国,如何应对邻避效应,张教授也从地方政府、企业、民众、科技界、经济政策等方面给了回答。

地方政府应通过 “法治”而非行政渠道来解决邻避问题,在项目开展之前做充分的规划和调研,鼓励公众参与。同时,政府退回监管者的角色,收缩其“开发商”的职能。

企业管理应守法,维护企业信用,并需要专业团队处理地方公共关系,否则环境邻避可能成为阻碍其进入市场的工具。

民众享有知情权、表达权和参与权,努力形成协商解决的社会新常态。而且社会成员之间应互相信任。

科技界应提高民众科学素养,通过专业性和大众性相结合,加强科普,使民众更易于接受。

此外,恰当的经济政策也可有效应对邻避效应。


张教授认为,邻避运动是居民保护房产价值和生活质量的理性反应,一方面,邻避运动间接推动了环保意识的觉醒和公民社会与公众参与,另一方面如果处理不当容易升级为暴力性环境群体事件,并因经济增长的阻力因素,基础设施建设放缓。


“总之,邻避运动不可避免,但我们可以将其风险从事后转为事前,并且决策信息透明也是降低项目社会成本的有效方式,也可降低邻避运动的风险。”张教授如是说。


在研讨中,与会人员还围绕民生基础设施建设、政府角色转变、企业信用维护、民众维权意识等热点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本次活动继续秉承跨界共享的传统,传播绿色理念,促进绿色理念发展。来自法律界、企业界、教育界和新闻媒体等共30余人参加了互动交流。


致谢: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 ? 浙江工业大学环境学院